傅佐深情涌向东

[复制链接]
appqy_set_size: appqy_n appqy_big
发表于 2016-11-18 11:33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傅佐深情涌向东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序《享受孤独》
葛友存
在重庆的一个夜里,我在想着一个叫傅东的文友。有七天的时间,我反复再读这本文集,在深沉的夜里不能平静。
一、文学应当相傅
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前,遥想在数千公里故乡的高空皎洁的明月下之,有一位文友此时或静坐书桌前诵读,或是他那深情的笔给我们新的诗章,或用他粗壮的手按抚他那很娇小的宝贝儿的小胖屁股,总之这位平凡的故人在寻常的日子也在思考着平凡或不平凡的事。就是前几天,他通过QQ与我交流,嘱我为他正式出版的诗文集写点什么。我似有受宠若惊之感,受友重托,我当细心为文,以答谢故友深情。
读傅东十多万字发表在全国各地报刊的作品,心中十分欣喜,读他的佳作,是一种享受,我边读也自然也思念着与他交流与交往。
打开辞海,傅者,相也。这是《说文》的解释。这个字与辅略同,字义基本一致。《汉书•贾谊传》有“傅之德义”之意。师古曰:“傅,辅也。”我与傅东相识相助之情,也是彼此傅佐之情。
说起来我与他像是奇缘,我在重庆工作,在机关主办一个仅供内部文友交流的名为《开放文学》期刊上任主编,除内部交流处,也有少量期刊相互交流到文友当中。与之相关,我还创办用于全国内刊副刊文学编辑的交流群,名为“全国内刊副刊文学编辑”群,是便于文友直接与作者、编者间的互动。在这个群中,老傅是其中一员,我与老傅就是群主与群员的关系。他的家乡山东临淄是世界足球的发源地,我们在相关纪念活动十周年全国征文赛中,我与他同时获奖。我从重庆特地赶来参加授奖仪式上,与他相遇相识了。我对参加这类全国性的征文比赛一直没有多大信心,老傅不然,他要我敢于相豪侠一样勇于“亮剑”,我就是在这位仁兄一再鼓励下,一路过关斩将,终于幸运得奖,没他热情傅佐,得奖是不可能的。开始,我对傅东的印象不深,感觉他年龄很小,是个毛头小伙,当时我又醉意于临淄古都的人文与自然旖旎中,来往的机会自然不多,只是偶尔有几次和旧友喝酒回来见面时他一笑,我也一笑,算彼此打个招呼,真正熟悉交往起来,反倒是在那次活动结束以后,我阅读了他一篇篇热情奔放和意气风发的美诗佳文,我对他思想内涵认识才更为深刻,他的文章很能烘托气氛,很能修身养性。老傅工作在基层,一直坚持不懈十多年搞业余写作,而且很有成绩,他基本所到之处,皆有美文妙诗留存,这是很难能可贵的,他嘱我作文一序,我心中对他的傅佐之情自然出重庆涌向故乡山东。
二、以文识人
做编辑平时总有人给我寄稿,老傅也给我发稿件来,这很正常。但傅东不是为了发表,我知道他的意思,不管发表不发表,主要是想让我这老哥给他看看,一则给他提提意见,二则作为朋友,一起分享一下他的劳动成果。感谢老傅的信任,通过拜读他的这些作品,使我得以走进他丰富内心世界,也了解他传奇的人生经历。
在这个世界中,我发现老傅是个很宽阔胸怀的人。开阔、大气是我对他总的感觉。有句话叫做“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”,的确,从作家的人生轨迹来说,傅东的舞台,可以说是从南到北,从西到东,二十出头时就在中国的大地上从鲁中到闯关东,再到江南游历,他纵横驰骋又不拘一城一地的得失,只为人生更加辉煌壮丽圆满,没有一些岁月蹉跎和大地纵横见识,很难有这么大手笔,看他的诗,你也会觉得很大气,结构布局和对情感的挖掘都给人一种气象万千的感觉。
当代文学,诗歌作者不在少数,但读者就不见得多了,这大概是“诗言志”,也志情,相近者多,精品少,故响应者少。虽然今年我也公开发表了数首诗歌,窃以为那是歪打正着,因我不知道诗歌的评价标准体系是什么,也就是不太懂。读诗,我多是一种感觉,感觉优美者,最好能够让人一下子背诵出来,才是好诗。作者在今年新作是2015年4月23日在于区足开办创作的经典《在这春风里怀念青春》,就起到了这种能让人吟唱效果。每一个人都要经历青春年少再到老,这样的诗作,能够触动每一个人的心弦,她会沉淀在红尘深处,只是常人只能这样想,而没有像诗人在其多情的笔下,进行细腻的描述而已。所以作者在小记中也云“自元旦后,心绪一直难平,时感青春远逝,韶华不再,一切终虚妄,万般皆云烟,愿以浅薄之文字,记叙走过的心路”,这种心绪可以说人人皆有,只不过是作者给我们翔实地描绘出了,易产生共鸣,这就是诗歌的魅力。
如实精心铭刻自己心绪。视界大小决定人生舞台大小,也决定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态度,决定着一个人如何和这个世界相处。与世界相处,就要雕刻下自己的印记。傅东在散文《享受孤独》里,有很深刻的体现,这也是作者把这篇作全总标题而匠心独运之处。作者的笔调是激昂而深沉的。人离开母体就应是单个的生命了,这生命本来就是孤独的,所以人要学会享受这份孤独是不易的。作者这样的文字出现在十年前,也就是在他的大学时代,这非常不易,作者认为,孤独,是一种美,孤独,是一种况味,需要慢慢咀嚼。这是一篇公开发表在2000年6月8日《齐齐哈尔广播电视报》上的散文,可谓是本书众多作品里随处可见一斑的精品。
三、热爱和歌咏本职工作
抒写家国情怀。生活在这个令人骄傲的国度里,抒写家国情怀是很自然的事,作者对世界足球的演变历程可以说是如数家珍,这也是作者身在基层公务的本职工作之一,所以以作者的才情,铸型名篇《蹴鞠赋》就在情理之中了,作者从家乡风景名胜起笔,“巍巍牛山,汤汤淄水。孕千古之灵气,沐岁月之霞辉。”写到历史上重要人物时,交待了定都临淄的背景,“神农后裔,共工荫庇,伯夷承嗣,太公吕尚,扶周灭商,营丘定邦。”安国定都后,“国势强则百戏出,”为军民强身健体和安居乐业,增加国民活动内容和文化交流,“六博蹋鞠。鞠者,皮以韦制,实以毛充。军中蹴鞠以演兵势,民间蹋圆为怡乡情。煌煌临淄城,七万殷足户,攘攘庄岳间,无不蹋鞠者。小小蹴鞠,童叟竞戏。”这就是现在世界足球的渊源,作者这样的吟唱,是工作使然,也是作者文情的自然流露。
在这本书中,作者心里“太多孤独寂寞”,其实在生活里享受到人间大爱,这中大爱与心中独处的孤独正好是相辅相成相映成趣,这就是工作和生活的真谛,有时在黄昏我常去山涧或河边散步,常常思考着这本书给我留下这种美好又深刻的印象。
作者傅东怀有一颗大爱之心,多思善感有时甚至还会带点儿忧伤皆成美丽的文字,我们从本书大量篇幅可以感受傅东是沉静孤独和略带伤感,这也是生活的本真,也是作家的本真。我想,这是另一个傅东,同样也是一个真实的傅东。只要那颗心还在,只要那颗阔大、平和、善良、敏感、多思的心还在,傅东创作之路会越走越宽阔。作为远在五千里外的朋友和兄长,我一直期盼他的新作再问世……
傅东自考入大学的近二十年里,工作学习生活变故较多,但他对文学的执着一直不抛弃不放弃,他醉心于诗歌和散文创作,具有独特视角和鲜明时代特征,国家,工作,足球,春天、土地、阳光都是他诗中频频出现的场景;爱情、亲情更是他笔下时常流淌的情思。作者的小说虽短但很质朴、清新,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和乡土气息,充满了对生活的思索与感悟,《开放文学》近期也选发了若干。作者十几年间始终沉浸于对文学的探寻之中,他无时无刻不在对喧嚣杂乱的世界进行梳理,然后再以文学的崇高赋予它们新生命。
对于齐都故土,傅东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但他爱徒步走在这古老的土地上。有时,他为了节省时间成本,也爱开着他的鲁CXF683小车在这古城内外转上几圈。
傅东的车技相当不错,他虽为基层领导干部,其私车亦公亦私(撰写此文时全国地方车改正在进行时),再有机会,我还要搭上他的小车,在他家乡的历史名城里,多去考究一番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四、亲情与恋情之真
我写这篇小文时,正值世界的父亲节,这是天底下所有的人们都应当过好的一个节日,因为任何人都有过父亲和母亲,为他们过节皆是每一个人情理之中的事。我们看十六年前,作者对父亲以《心中不老的雕像》为题进行描摹:……
这篇于2000年9月7日公开发表于《齐齐哈尔广播电视报》上的文字,它所描绘的此情此景会让每一个认真品读他的读者潸然泪下。
大学期间有恋情这是自然的,作者2000年9月8日创作于鹤城《好想》用语不多,但情真意切,下面我们一起试读几句而感悟一下作者笔下的爱情:“好想,好想牵你的手。让你陪我,走过这幽长,幽长而寂谧的小巷。小巷很长,很长也很惆怅。可是呵,我的爱!有你在我身旁,有你这娇美的丁香,伴我在前行的路上。”读来深情厚意,衷情难抑。
有了美好的爱情,再赋予爱情的结晶,是每个人美好愿景,作者历经坎坷,人到中年才喜得贵子,这儿子很可爱,我2014年深秋在作者家中看到这宝贝后,竟也爱不释手。我们读傅东的《告儿书》,会自然而然想到当年诸葛亮《诫子书》,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,写出天下父母对子女共同的拳拳之心和希望:
“父母之心,严慈之责,醇净心灵,教化言行,耳提面命,育汝成才。自大事入眼,惟小节着手。忙时当竭全力,闲来应尽身心。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。吾儿永霖,晤面日短,独立时长,感佩先贤朱子,书就家训留芳。今借寥寥数言,以成启蒙训导,惟此遵行,可享终生。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五、 诗文发表才是真功夫
傅东十几的创作,在全国各地发表了不少东西,不说在名刊发表,就是在文学内刊上发表也就真不容易。我不知道今后的作者发表会怎样,正如作者在一文中所云,“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怎样,可是我们有权利更有责任珍惜现在,珍惜拥有。”是的,珍惜拥有,有了作者的辛劳,我们才拥有这本隽永的文集,这样诗文集中大致70%以上均在纸质载体上发表或出处过,所以大家通过这本文集,可以感觉作者作品和其所刊发的报刊杂志的风采。
确实,一篇篇佳作的得于发表才是好事,发表才是实力的展现。我们也感谢作者襟怀坦白,虽然不是每篇都发表名刊大报上,但都标注时间和报刊出处,这对初学写作者,是很有帮助和参考价值的。
在我尚沉醉在作者诗文集隽永里时,才想这是为作者新作《享受孤独》将付梓时随意聊了点什么,邀我作序实不敢当。感谢作者盛情邀请,我以为文学就是共享,再读作者佳作时,是我又一次的共享。
但愿读者也能从这本书中,多领悟书中醇香,让我们一起共享发表的快乐。
权且为序吧。
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,于重庆龙山
葛友存:重庆《开放文学》主编。
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
楼主热帖
最近访问 !imagelist! !namelist!

!ds_list!

!ds_null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文学云(文学现场西湖版):华语网络文学创作云

文学新生态【西湖IP大会论坛现场】网生迭代 为I而生

总编辑:郑峰 王金铃 轮值主席:巩本勇

运营总监:醉墨轩、自然子

侵权违法投诉电话:0533-7770016 西湖专线:13 175 114 117

法律顾问:宮立军(山东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):0533-6289796

现场论坛航母 |文学现场| 齐发布论坛淄博艺术网| 淄博老年网| 淄博花卉网 | 文学现场|淄博老年论坛淄博女人网|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