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的歌者

[复制链接]
appqy_set_size: appqy_n appqy_big
发表于 2016-11-18 11:2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孤独的歌者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诗文集《享受孤独》序
刘建博
打开诗文集《享受孤独》,如打开一个人的心扉,跳跃着热烈、赤诚、奔放。
打开诗文集《享受孤独》,如打开迷人的秋天,那么多紫色透亮的、抑或忧郁的葡萄,引惹着渴慕者步步靠近……。
这,是我捧读傅东先生诗文集《享受孤独》,油然而生的某种感受。说句实在话,在接受《享受孤独》电子文稿之前,我并没有意料到傅东先生的作品能达到如此境界。毕竟,傅东是个涉足文坛不久的青年作家。但是,他的文字那么深邃,老练,隽永,内蕴,显示出令人钦敬的、扎实的文字功底。我,作为身居临淄的老作者,为有这样一位初露锋芒的文学故交,感到由衷骄傲。
傅东的文字,如他的为人一样,真诚,健谈,给人深刻的印象就是,人品好,然后是作品好。大概爱好相同,性格相投,我与他常常坐到一辆车上。而更多的时候,不是我引导着他前进,而是他牵引着我前进。我热爱诗歌与书法,傅东先生亦如是也。最令人钦佩的,还是他的篆刻,古朴,深邃,秀美,达到一看即醉、一赏生迷的地步。轻入他的书房,琳琅满目,摆满了文学、书法、篆刻等等各种书籍。尤其引人注目的,是那些大大小小的章料,有的是篆刻成品,有的是半成品,也有的构思之中留下某种思维的轮廓。傅东一向言谈自己篆刻功夫浅薄,没想他说的全是谦逊话,“真人不露像”矣,让我更加确信了这句话的魅力。那些篆刻,刀法娴熟,疏密有致,巴不得即刻抢走几枚,成为令人指背的江洋大盗。对于傅东先生的多才多艺,我真的钦佩有加。我心里一直嘀咕,傅东,真是了不得,不光是文学家,还是造诣深厚的艺术家。他的篆刻章法严谨,他的诗歌,总能彰显着他心灵深处的,某种发光的东西。那,便是灵感火花爆发后留下的思维的轨迹。诗人热爱乡土,又不能简单地划归“地瓜蛋派”,因为,他的文字温文尔雅,且有令人拍案处。大概是他深爱篆刻的缘故,其文学作品总带着那么点儿入木三分、力透纸背的韵味。
令人感慨,傅东已非从前的乡镇干部,而是一名出色的文字轻骑兵,时刻“站在文学的操练场上”,即使到了黑夜的纵深处,也总在不停地“翻阅沉睡的灵魂”。怀揣着无尽的诗思,他是那么痴情、那么“如饥似渴地,向着心中祈盼的那片热土进发”。他的每一首诗,每一篇文,无不弘扬着“真善美”,在他看来,“善良的人们,老天爷都会帮忙”。正是由于某种善良心的驱使,不知有多少次,“潮水/冲开思维的门/变幻着古老的语言/将罪恶与善良/细细诉说”。
傅东,那么热爱写诗,他的诗歌沃土里的每一朵小花,每一株小草,缘自对生命的热爱。在他的诗歌里,有着这样火辣的句子:“在我生命的长河里/沉淀许许多多的感动”。 他热爱着养育生命的大自然,因而,他的善于观察生活的那双眼睛,已经发挥到“最大化”,请读这样的句子:“街上的行人  甚至花草/和这季节一起躁动了起来/挂在窗户上的眼睛里”,这信手拈来之笔,多么让人喜出望外,不痛下文字苦功,哪得如此妙珠!
傅东的诗属于童年的,乡土的,生命的。童年,总是美好的:“小路已经老了/已担不起我们眷顾的回眸/我们的脚步淹没在这条路上/丢了一颗童心”。故乡的小河,也是那么醉人的:“给你微笑吧/你有最绮丽的纹波/那么轻轻地一下/便漾出灿灿的酒窝”。乡土,乃生命的组成部分,“假如/我的鲜血能迎来朝阳/那么/我愿用生命/换每一丝曙光”,
诗人,总是善于捕捉。意象,像个神奇的小魔方,在他的手里转动着迷人的色彩。作为诗人,他总想着“把岁月折叠起来”,“露出许许多多的思绪”,而每当享受孤独的意蕴之后,也总是“梳理好昨天的心情/再次踏上青春之舟/扬帆/远航!”
从某种语境看,傅东的诗句属掷地有声的那种,他对诗歌意象把握得那么透,似乎已经悟到诗歌的真谛,触到诗歌的肋骨。诗歌,常常是非理的,诗歌语言,总处在矛盾中,又在矛盾的数次纠葛之后达到某种和解:“假如我能够站远一点/站远一点,就能细数/你凌乱的思绪//可是呵,我/离你太近,离你太近/只能任忧怨/爬上额头”。
世界上,那么多人,痴迷看电影,打扑克,逛超市,孰人喜欢孤独?诗人傅东却反其道而行之,在傅东看来,孤独就是一种幸福,因为只有深居孤独,才能排除世俗的纷繁与干扰,留给思维一个良好的栖所。傅东的诗,与其满眼丰硕,不如说在他的诗歌领地,挂满了成熟了的、紫色的葡萄。而这些葡萄之汁,来自他对诗歌的真诚,更来自因为真诚渴盼的某种孤独。在这个如此浮躁的社会,能够静下来,与孤独为伍,或“月下独酌”,“唱响一首感恩的歌”,或“为盗梦申诉”,“为时代歌唱”,或品尝“历史的味道”,聆听“秋天的交响”都是一种雅趣,或者生命的“灿烂的绽放”。
品读傅东的诗,我不禁脱口而出:孤独真好,孤独,是诗歌的母亲,艺术的母亲。“孤独地坐在海边/扬起含泪的目光/看这脉脉的流水/望那远天里的白帆”方觉海阔天空,天高地远。假如,真的有一只白鸟翩然飞过淡淡的蓝空,那,有可能是从傅东先生诗笺里飞出的一只海鸥。不要问它将飞往哪里,它即使飞到礁岩上,飞到桅杆上,都是某种幸福与欣慰。
我们为之喝彩与鼓掌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草于2015年7月8日
刘建博:笔名黑岩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,中国艺术名家协会会员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主要文学著作:诗集《黑岩石》、《天蛇》。
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
楼主热帖
最近访问 !imagelist! !namelist!

!ds_list!

!ds_null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